logo
当前位置:首页 >西贝莜面村贾国龙:用激情做餐饮的男人

西贝莜面村贾国龙:用激情做餐饮的男人

2013-05-10 10:03:09

\

“在折腾中前行”——用来形容西贝餐饮集团董事长贾国龙再合适不过了。从内蒙一个不足20平的街边小吃店,到拥有71家门店、年营业额达20亿的中国更大西北菜餐饮连锁企业,这个过程贾国龙用了25年。
  
  过程中他从未停止过折腾,从“西贝莜面村”到“西贝西北菜”再到2013年8月改回“西贝莜面村”;从《舌尖》黄馍馍到《舌尖》张爷爷手工空心挂面,再到与传统餐饮连锁企业运作模式相悖的“非常好吃战略”,整个过程中他一直是舆论的焦点。 近一篇2013年采访西贝董事长贾国龙的文章在业内盛传,通过文字可以窥见这个充满话题的餐饮连锁企业掌门人和他的“西贝莜面村”的成长历程。
  
  大二退学投身小生意,21岁就成了万元户;小地方杀将出来,靠羊肉和莜面掘金于大城市;25年扎根餐饮业,西贝终成响当当品牌!
  
  贾国龙的商业理念很朴素。对于从事的餐饮行业,他心怀敬畏之心。他用尊重做餐饮,餐饮也回馈了他足够的尊重。
  
  贾国龙的商业行为很精明。火锅、海鲜、西餐、咖啡店干了一圈,发现专注做品牌才是王道。他一心要创建西北菜系,并依托于此实现上市之梦。
  
  作为西贝的董事长,贾国龙在餐饮圈里,无可非议地占有一席之地。
  
  从临河出发
  
  贾国龙1967年出生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托县,1972年随父母迁至巴彦淖尔盟临河市,1986年9月考上大连水产学院。1988年5月因被神经衰弱折磨而退学,同年10月,他拿出3000元在临河市开出“黄土坡风味小吃店”,面积不足20平米,12个座位,一个厨师和一个服务员,生意好的时候,一天能卖到100块。
  
  贾国龙尝到做生意甜头起于“小商人”,他在大连水产学院念书时就从大连向老家临河县兜售过“大重九”香烟获利数百元。大学退学后,母亲和姐姐分别拿出3700元和1800元资助他做生意,他又跑到石家庄进上小商品,卖回内蒙古,从中赚取数倍甚至10倍的差价。这让20出头的贾国龙几个月就进阶为万元户。可他不满足,他打算利用中国东部与河套平原腹地之间的品味和信息落差,成为临河的餐饮之王。
  
  此后,贾国龙开始在临河餐饮业大展拳脚,承包爱丽格斯西餐厅,开火锅城,做小吃广场。他说,“我还开过很前卫的咖啡厅、酒吧、西餐厅。在小县城,就我舍得请很有名的设计师、投巨资装修,壁纸、进口仿木地板,我处处引领潮流。”据说内蒙古人前往临河这个农畜产品生产基地时都吓一跳:临河还有这么好的餐厅?
  
  贾国龙的西贝酒吧一开始卖洋酒、鸡尾酒,客人却要喝二锅头。应客人要求不断调整, 后西贝酒吧卖得 火的产品变成了砂锅面片,贾国龙干脆做成了中餐馆。回想起那段创业经历,他说:“其实就是跟着市场变化而快速变化。”
  
  1995年和1996年,贾国龙经历了创业以来的 个小高潮,生意好到让他觉得临河太小:“在外面上过学,又全国到处跑,心思就活了,就想往外走。”
  
  他先把 脚伸向了北京,这一年,他28岁。经朋友介绍,贾国龙来到西四附近的金王子酒店谋求差事。他不为钱财,只想借此机会考察市场。贾国龙花800多块给这家国营酒店负责人送了套茶具,但还是没能如愿得到那份工作,“她觉得我是小地方来的。”
  
  1997年,一个朋友的电话把贾国龙带到了深圳——一间很豪华但不景气的海鲜酒楼转让给了他。“我从没想到能一步到位做那么好的酒楼。”贾国龙毫不犹豫地挥师南下,从内蒙古大饭店花重金请来几名海鲜厨师。在那个“不一样的世界”做了9个月,“怎么也做不起来”,亏了100多万元后撤出,而当时的100万相当于他在临河全年的收入。
  
  临撤退之前,贾国龙给深圳一家海鲜酒楼的老板送去6万块钱,为的是能留下6个人拜师学艺。这些厨师后来陆续返回内蒙古后,成为贾国龙在临河、包头等地做海鲜的人才资本。但 次失败的出征经历,也导致2006年西贝莜面村初进深圳时非常谨慎——店面不大,规模很小,这是后话。
  
  成事于北京
  
  本想在临河再多蛰伏几年的贾国龙,借着临河政府在北京设立办事处的机会,1999年,他承包了北京金翠宫海鲜大酒楼。办事处与餐厅紧挨着,承诺所有的吃饭接待都交给贾国龙。然而,借力打力没有给他带来好运,赔钱的速度比在深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4个月下来,100多万就打了水漂。
  
  这回贾国龙坐不住了。他吸取深圳教训,把海鲜一锅端掉,改为莜面村,专卖蒙古菜。有人质疑:“光卖莜面、羊肉和土菜,2000多平米的酒楼能支撑得起来吗?”
  
  他决定赌一把。接下来的3个月,贾国龙花10万块请歌唱家德德玛做代言人,先后在北京晚报、北京青年报和北京电视台投放广告。他不再畏手畏脚地按临河的消费水准给大城市的消费者定价:在内蒙古白送的酸黄瓜,在北京卖6元;在内蒙古卖2块的一笼莜面,在北京卖18元。
  
  没想到,乡土风大受欢迎,莜面村的日均流水如登台阶一样从2万元涨至4.5万元。贾国龙心里有笔账:“3万就保本,4.5万我们的日子就相当好过了。”
  
  这是贾国龙首次拥抱外地市场成功。2001年2月,他的第二家店六里桥店开业,启用“西贝莜面村”作为餐饮连锁品牌。散发着西北民间乡土气息的装修和菜肴,引来了一拨又一拨以车代步的都市人群。这年11月贾国龙创立北京西贝餐饮管理有限公司,到2002年底,西贝莜面村在北京的营业额已达1亿元上下。
  
  在北京,西贝走过了从边缘到主流的发展历程。
  
  六里桥店刚开业的时候并不被人看好。贾国龙却不以为然,他觉得楼的看面非常大,立起来的广告牌很醒目,之前是一家超市,空间很好利用,加上近100个停车位,他看好这个地方。贾国龙把整栋楼都租下来,一、二、三层和地下半层做饭店,差不多有5000多平米,四层用作办公。开业后,日均流水达到8万元,成为西贝在北京规模更大的一家店。
  
  亚运村二店,紧贴北京北五环路,掩映在一片白杨林后。此地不是商业繁华区,没有直达的公共交通工具,只能打车或开车过来。就连贾国龙也承认“能见度有点差”。但是,这个店的生意却极好,中午和晚上的散台座无虚席,汽车塞满了门前的白杨林间隙,每天客流都在1000人左右,周末上座率 ,工作日也达80%,基本都是回头客。
  
  这就是边缘开大店的优势,租金低、租金涨幅也低。此外,高消费人群的住所日渐远离市区的趋势,也打消了贾国龙对客流来源的顾虑。
  
  西贝通过几个指标考核客流:一个座位一天创造的收入,一个人一天创造的收入以及一平方米创造的销售。比如,西贝要求一个座位每天的销售额不能低于100元,平均值在100到150元之间, 高值是200元。目前,整个西贝每个座位每月创造的收入是1.5万元。
  
  相比翻台率,贾国龙更看重上座率:“4个位子的餐桌,坐4个人,上座率就是 。坐1个人上座率就是25%,如果每一次坐一个人,翻4次台才能够达到 。”
  
  贾国龙还长于盘活死店。已有的60多家店,一半是从别人手里接过来的,有的甚至已经被转手了三四次。北京的六里桥店、亚运村店、颐和园店、双井店等,天津以及深圳的分店,都是如此。这逐渐成为西贝选址的主流方式。因为没有开过餐厅的店面变得稀缺,尤其是繁华地段。已有的餐饮品牌,经营得不死不活的店往往成为贾国龙猎取的目标,而且谈判的成功率较高。
  
  贾国龙成功地进行着连锁复制。在将大量西北传统名菜增加进来后,2012年正式更名为“西贝西北菜”,当年营收达到13亿元。现在西贝餐饮集团旗下连锁餐厅60多家,直营店遍布北京、深圳、天津、上海、广州、沈阳等大城市。
  
  心越来越大
  
  随着连锁复制的成功,贾国龙的心越来越大。
  
  根据西贝的3年战略规划,从2012-2015年,营收实现不少于30%的年均复合增长,2012年营收13亿元(净利润率超10%),2015年要达到30亿元,2020年要超过100亿元。
  
  从2012年开始,西贝开始编制规范的财务报表。根据相关监管要求,上市需要提供3年的规范报表,以此顺推,西贝 快在2015年上市。届时西贝的直营店铺在200家左右,以60种和90种菜品的中小型店面为主,单店平均营业额在1500-2000万元左右。
  
  贾国龙早就想着上市,2011年就启动了上市计划。
  
  因为西贝的盈利性很好,国内有点名气的风投公司几乎都找过他们,大概有5家谈得比较深入了通过出让10%-15%的股份 笔募集金额初步定在3亿元左右,将全部用于开新店,按每家店投入500-600万元,这笔资金可以新开50家店。
  
  贾国龙说,西贝全部都是直营店,食材配送都是统一的,不做加盟店。加盟店固然可以加快扩张速度,节约成本,但是质量难以把控,所以我们只做直营店。再说,门店并非开得越多越好,有多少是真正赚钱的才是硬道理。西贝作为大众餐馆酒楼一份子,成熟门店90%以上都是盈利的。
  
  西贝的上市旅程一开始,便拿火速蹿红的“黄馍馍”打头阵。因纪录片《舌尖上的中国》,陕北绥德的黄国盛老汉和他的黄馍馍名声大震。2012年6月,黄老汉正式签约成为西贝西北菜推出的“西贝黄馍馍”之形象代言人。
  
  黄馍馍被贴上了西贝的标签,这种联姻策划源自贾国龙。“这是一个商业机会,黄馍馍这种民间小吃,不是谁想吃就能吃得上的、在哪儿吃都吃得上的。我们把它引到西贝,全国已经卖出了1000万个。黄馍馍对西贝来说 多是个保本,但宣传效果很好。”贾国龙如是说。
  
  黄馍馍试销伊始,消费者反响热烈,西贝全国几十家店平均每天售出3万个,有的还供不应求。
  
  西贝制作黄馍馍的原料也收购于黄老汉的村子。贾国龙为此在陕西绥德建立了五谷杂粮原料基地,西贝组织绥德老乡种植传统品种的五谷杂粮,并提供技术支持,以充分保证杂粮的天然健康,同时承诺将以市场 高价收购。贾国龙表示,希望通过这种农商对接的模式,一方面保证西贝原料供应的品质安全,另一方面也能帮助老乡们增加收入。
  
  谋划上市的同时,贾国龙也认识到了做品牌的重大价值。他说,我做餐饮生意已经有25年了,但是真正懂品牌是这两年,以前是做生意,只要能盈利做什么都可以。懂得做品牌之后,就想把西贝做成西北菜的 品牌。做品牌的意义就是通过品牌来议价,如果你的品牌不能给你带来议价,只能说你的品牌还没有做到位,给你带来至少10%-20%的议价,你的品牌价值才体现出来。
  
  贾国龙放话,西贝的愿景是开到5000家店,全国每一个城市都有西贝,甚至全球一些主要城市都有西贝,以西贝为代表的西北菜将成为一个有影响的菜系。
  
  创建新菜系
  
  在定位上几经游离后,贾国龙转而专攻西北菜系,并将西贝莜面村正式改名为“西贝.西北菜”。他准备放手大干一场,将西北美食来个大杂烩,将西贝改造成中国的必胜客。
  
  贾国龙说,每个地方的菜系都依托当地原料而形成,西北一般是指陕西、甘肃、宁夏、新疆、青海和内蒙古的西部,拥有沙漠,草原,平原和山岭等独特丰富的地貌,其食材也有特殊性。其中,牛羊肉是西北 特殊的原材料,品质在全国 高,西北人爱吃牛羊肉,也会做牛羊肉;其次是五谷杂粮类,西北面食的丰富性独步全国,从新疆的馕、青海的青稞饼、陕西的油酥、泡馍、肉夹馍、兰州的拉面到宁夏的拌面和内蒙古的莜面,都非常有特点。
  
  这些西北菜多是传统小吃,不过20元左右。贾国龙说,小吃里有大文章。一旦实现标准化的大规模复制,小吃商业成长空间非常大。
  
  他将西贝的菜谱重新调整,压缩了菜的品类,新菜谱做了分级,西贝餐馆的类型大、中、小分成三类,各有120、90、60道菜,其中更大的变化有两个:炒菜减少,羊肉泡馍、西北凉皮、肉夹馍、大盘鸡等传统名菜增加。他的想法是:菜单下一次调整,炒菜就不再出现。
  
  贾国龙认为,西贝的核心竞争力就是食材。主打的卖点是“草原的牛羊肉,来自乡野的五谷杂粮”。“很多人认为菜的口味取决于烹调方法,而我们主打的却是食材。”
  
  陕北的五谷杂粮,多是旱地作物,病虫害非常少,基本不用农药和化肥,亩产二三百斤,产量很低,品质却好;中国多数羊都是育肥羊,草原羊是属于天然放牧,跟野生动物吃一样的草,喝一样的水,呼吸一样的空气,品质上有保证。
  
  尽管西贝的食材有160多种之多,一家西贝餐厅的采购预算中,用于牛羊肉的占比在50%左右,五谷杂粮在20%-30%之间,在餐厅当地采购的时鲜蔬菜、禽蛋和调味品不过占比三成左右。即便当西贝在全国布局开店时,其多数食材得从千里之外的内蒙古和陕北进行供应。这就意味着,未来店越开越多,真正考验西贝的将是其供应链能力。
  
  贾国龙说,西贝在供应链方面积累了大量的资源和经验,比如,草原牛羊肉应该在什么季节采购,如何进行采购量预测,具体采购哪些细分品种,采购之后如何储存并运输到全国各地的终端店面等等。
  
  供应链管理中有大量商业和技术细节。比如,草原只有秋天一个屠宰季,在屠宰季里必须储存一年用的全部羊肉,在短时间内完成收购、采购、储存、包装。如果销售预测不够精确,采购量会出现过剩或者短缺。集中采购需要在短期内支出大笔现金,这牵涉到资金的调度。此外,冷藏条件下的保鲜也有大量的技术要求,冷冻、解冻技术的选择非常重要。
  
  西贝保持肉质鲜美的办法是,屠宰后在零下30度的环境下急冻,急冻完之后用优质的真空材料塑封,再放置在零下18度的冷库储存。冷链运输中也是保持零下18度,待到使用时在零度到四度的缓化库中进行24小时缓化,以一系列细节来保证肉质的鲜美。
  
  在贾国龙眼里,食材比制作工艺还重要。西贝是风味餐饮,很多工艺就是煮、烤、烩,其实并不难,难的是要持续提供上好的原料。贾国龙本人亲自抓管原材料工作,一直管到土豆、瓜子。“过去我们也使用一些大路货原料,对食材把控并没有太认真。将来,严格食材把控、强化对供应链的管理将形成西贝的竞争优势,我们坚定地朝着这个方向去做。”
  
  西贝选用的天然食材都比普通食材贵,天然牛羊肉比北京市场的牛羊肉一斤贵5块钱,西贝烹饪的过程中不允许使用任何味精鸡精等,甚至连调味用的酱油都不允许含提鲜剂,务必选择18块钱一瓶、靠180天自然发酵提鲜的酱油品种,这明显加高成本。
  
  贾国龙不怕贵,他正致力于将西北菜从边缘推向主流。西北菜的知名度较小,在贾国龙看来正是商机所在。46岁的他憧憬着,有一天,西贝能够成为必胜客那样的餐饮连锁品牌。“必胜客的披萨以前是意大利的小吃,麦当劳的汉堡不就是美国版的肉夹馍吗?”他调侃道。
  
  力践标准化
  
  网络上曾有人质疑:黄馍馍进了都市,还能保持陕北的味道吗?贾国龙说:能。“首先,原材料全是来自老黄的家乡绥德。第二,厨师都是黄老汉和他的老伴儿亲手传教,完全按民间手法在做。我们的东西做出来之后连老黄和老伴儿吃完之后都说好吃。因为我们更标准化,厨师经过专业训练,而且统一配送原材料、统一调馅、统一发面、统一制作,保证口味完全一样。”
  
  西贝的西北菜是否做大,要突破的一个问题即中餐的标准化。有人说:“烹饪标准化不在于有多难,关键在于取舍。应该尽量缩短菜单的长度,同时要有意识地控制工艺。”这点贾国龙深以为然。如果菜品过于丰富,产品线过长,将会增加连锁经营的复杂性。
  
  贾国龙先是调整菜谱,削减了菜品数量,接着逐步去除“炒”。西北菜的强项不是炒,去“炒”之后,将烹调方法集中在烤、煮、蒸、烩、炖、焖、拌、烙,这些流程都是易标准化的。而炒菜的标准化有难度,尤其急火爆炒特别讲究火候的掌握,只能在前端配料上下功夫。贾国龙把炒菜比例压缩,120道菜的总菜单,炒菜的总比例不超过20道。
  
  “中餐标准化是相对的,永远不可能绝对标准化。中餐的魅力就是现做现吃,如果变成那种工业化生产它的风味就会丢失很多。麦当劳、肯德基其实也是现做现吃,但它是半成品配送到店里,中餐的标准化也得走这一步,也得有中央工厂”贾国龙说。
  
  除了大量菜品采用中央厨房的模式,但凡现场操作的烧烤、面点多依赖烤箱、面包机、搓面机这些设备。以烤羊肉为例,新疆的传统工艺是用馕坑烤。馕坑用木炭做燃料,需要专业厨师监视,注意火候的变化,并随时调整烤肉位置。西贝利用一种德国产的电脑操控的智能烤箱取代馕坑,在设定烤制模式后,设备可自动进行烤制,色泽、味道、香气好不逊色,且烤制时间从15分钟缩短到8分钟。
  
  这种流程的变化,除了有利于标准化,还具有其他的商业潜能:去掉炒菜意味着厨房将大量减少排油烟设备的投资;扩展了在人流密集处店址的选择空间;会炒菜的厨师培养周期长,支付的薪水高,在人力成本的削减方面也有好处。目前在西贝,所有的菜品已实现了制作全过程的标准化作业。
  
  贾国龙要求,在原材料供应标准方面,除了满足 基本的安全标准,还务必满足更苛刻的“西贝等级标准”。“安全和等级是有区别的,安全标准就是吃不坏人,等级标准是花贵的价钱买优质的东西。40天的鸡安全,4个月的鸡、一年半的鸡也安全,但40天的鸡就没有香味。没香味怎么办?各种化学添加剂往里加,你吃起来有滋有味,其实吃的是化学味道。”
  
  西贝的食材原材料供应商介绍道:“杜蒙羊羔产下来到了3个月的时候我们会整体打上电子耳标,之后根据大小公母分群,放到不同的牧户去饲养,6个月以后把羊羔收回来送去屠宰场,从牧户到羊只、到羊只的父亲母亲是谁,所有的信息都具备可追溯性。西贝要羊的标准是:月龄一致、肥瘦一致、体重一致,我们供给西贝的羊都基本体重40斤左右。”
  
  贾国龙表示:“我们对待原材料是用充满尊敬的方式找到它,然后用 符合它天性的方式去烹调它。西贝每年在羊肉原料上要多付出6000万元,这样的羊肉原料它就是好,它就是天然,它就是消费者吃了味道好又健康。这足以证明我们对消费者的尊重。”
  
  说到食品安全,贾国龙严肃地说,这是一个餐饮企业的基石,一旦食品安全出现差池,无论多大的产业规模,都可能一夜之间迅速垮塌。2012年开始,西贝聘请了B2B服务商艺康(EcolabInc.),从屠宰场、冷库、运输链条一直到洗手间的洗手液、烘干设备,艺康派驻专家进行贴身服务,提供全套整体解决方案。
  
  艺康的专业服务,提升了西贝对食品安全的认识。以清洗蔬菜为例,蔬菜本身叶面上的农药残留,洗菜的水以及洗菜工的手,都会影响到蔬菜的清洁度,需要清洗液、消毒柜等系列专业设备。西贝的目标是,用两三年的时间把食品安全标准做成中餐业的标杆。
  
  专注做品牌
  
  随着事业的日益做大,贾国龙想脱离小企业主状态的心越来越迫切。
  
  当西贝莜面村开到20家的时候,贾国龙开辟了其他餐饮品牌,腾格里拉、九十九顶毡房、西贝海鲜、西贝火锅城等。他是一个机会主义者,也是一个多面手,哪里有市场就往哪里走,哪个品牌有机会就推哪个品牌。一句话,凭着感觉走。
  
  这种感觉随着一次定位理论课而被终结。2010年4月,贾国龙接触特劳特定位理论后,便迫不及待地把“定位”提上日程。特劳特定位中国机构厚德为西贝出具了一份定位报告,建议“拿掉莜面村,改为西贝西北民间菜,强调90%的原料来自西北的乡野与草原。西贝今后的使命就是开创一个新菜种——西北菜”。
  
  贾国龙很兴奋,感觉“一下子找着了北”,2011年便一口气开出17家店。在此之前,西贝一年开店数量的 高历史记录是8家。
  
  但是一年之后,贾国龙发现这种精确到数字的定位执行起来,几乎等同于画地为牢:“90%的原料来自西北乡野和草原,搞得供应链变得非常复杂。而且我们一开始不知道90%的杠杆到底有多长。”
  
  这是一个跷跷板原理。假如西贝使用10种非西北的原料,就要用90种西北食材;按此比例类推,30种当地食材要有270种西北原料相匹配。因为新鲜蔬菜、葱、姜、蒜、醋、酱油等调味品必须本地采购,所以“90%做起来还是真有难度,非常大的难度”。
  
  新开的17家店表现也不尽如人意,其中7家和贾国龙的预期相差甚远,包括天津2家、北京3家、沈阳1家、上海1家。“开店挑战不大,但是想把店开好,挑战很大。客人 次来容易,用广告就可以把他叫来,路过看到也有可能来,撞进来的人也有。但是让人来了之后,觉得体验不错,还想再次光顾,出去还传播你好,这是有难度的。”
  
  这也带出了连锁经营常见的一个问题,就是达到一定数量的店必然会遇到门槛,西贝几乎每年都在连锁管理上过坎儿:“过完战略的坎儿,又要过模式的坎儿,模式的坎儿过完了又要过管理的坎儿,管理的坎儿过完了,可能回头又得审视战略。就是一个循环。”贾说。
  
  “如果是过去的我,就会把责任推给下面的人:你们选的址你们经营,怎么弄成这样?现在我会反思,其实总部的责任尤其是我的责任非常大。市场环境变了,我们却还是用老模式来应对新市场。”贾国龙反思的结果是,没有吃透定位理论。他决定对西贝“二次开刀”。
  
  先做到“去数字化”,“90%的原料来自西北乡野和草原”改为“草原的牛羊肉,乡野的五谷杂粮”。同时,“西贝西北民间菜”更名为“西贝西北菜”,全国的店都进行了标识大换血。同样遭到淘汰的还有挂在餐厅墙壁上的民俗照片。贾国龙觉得,画面中正在剪纸的老太太会给人传递落后、贫穷的信息,这种暗示把原本对西贝不太感兴趣的年轻人阻挡在外。
  
  光顾西贝的一直就以三四十岁人群为主,他们注重健康,喜欢原始口味。贾国龙把西贝定位成一种聚会餐厅,“我觉得档次还是不够。”他还发现一个问题,4人以下到西贝来吃饭都很难点菜。人们吃中餐的习惯是多点几道菜,而西贝的菜量一般都很大,如果多点菜,人均消费值自然被推高。贾国龙把西贝菜单结构形容为“全挤在中间,高不上去,低不下来”。
  
  为此,贾国龙频繁地召集分部经理,商量怎么改菜单。
  
  首先,他要降低门槛,这不等同于降价。为了能让客人在心理价位区间多点几道菜,西贝以后的大部分菜都分大小份。羊排拆成小块,即使就点一份,几个人也能分享。这主要是为了照顾散台客人,尤其是一个人的就餐问题——比如客人花30块来一碗羊肉泡馍。
  
  其次,缩小价格区间的间隔。假如以前单品菜式的价格以50元和30元居多,之后西贝会增加40元的菜式。“这使得目标客户群更宽,口味更广,价格也更亲切,进来的人就多了。”
  
  西贝这几年,陆陆续续请过几家咨询公司,花出去“学费”1000多万。贾国龙说,只有懂得做品牌,才能更高级地做生意,做品牌就是为了比别人卖得更贵更多更持久。
  
  他认为,连锁餐饮的竞争, 终就是品牌的竞争,是个系统的竞争。你的供应链、品牌运作、人才培养,运营复制等一整套的系统能力能不能跟上?你的战略是不是清晰?定位是不是准确?是不是能够持续长期在一个方向上聚焦?都做好了,才能比别人走得快,而且别人就是看明白也跟不上。麦当劳的营运手册从网上就能下载,人才谁都可以去请,但是你能再做一个麦当劳吗?
  
  贾国龙承认自己有段时间有些懒惰,“把大量的时间安排在了和工作无关的事情上,兴趣在玩上”。他曾经有十几辆越野车,与一干朋友出入沙漠和草原,到处游走吃喝,享受生活,“我一年有一个星期到公司就不错了。”
  
  有意思的是,又激发起他创业激情的,不是同行、朋友、时代的财富英雄,也不是同为创业伙伴的妻子,而是思八达的刘一秒。“我是思八达发展史上 个把他的所有课都报满听完的人。刘一秒对我的影响,主要体现为两个字:排满。他说如果一个人想做一些事,没有其他技巧,就看你能不能把时间在一件事上聚焦、持续、排满。”贾国龙说。
  
  这是个有激情的男人,这一点,毋庸置疑。

 

版权所有 火旺餐饮加盟网
Copyright © 2013-2020 www.3158.hk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鄂ICP备14014403号-1